奔赴疫点

“颜柱、靳乐雨、史振林、颛孙宁宁负责疫点终末消毒。务必做好个人防护,务必按照操作规程进行,不得遗漏任何一个环节,确保安全。” 2月8日,章丘区第一例确诊病例疫点――济南市章丘区刁镇季周村终末消毒安排会上,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周立波阵前点将。

在去季周的路上,车里气氛略显凝重。四个大男孩都在回忆《疫情防控工作操作规范》,生怕有什么纰漏。车子在村头停住,队员们鱼贯下车,打开车辆的后备箱取出装备,穿戴好防护服,彼此相互检查完毕,听村委同志介绍了病人家里的布局和简单情况,副队长颜柱宣布工作分工,战斗正式开始。

徒步十几分钟走到病家所在的胡同口。先由两人各自背起三十多斤的喷雾器,开出一条消毒通道,然后大家小心翼翼的打开大门进入院内。按照分工,两人负责清理病人家中所有的食物及各类垃圾,并背上喷雾器喷洒84消毒液对厨房、杂物间、厕所等进行消毒;另外两人负责对室内被褥、衣物等进行熏蒸消毒。由于病人家里居住人员多,每个屋里都有盆、碗、桶、茶杯等物品,需要先把它们搬到院子里的消毒桶内,再放入消毒液反复清洗并进行浸泡消毒。“工作过程中,两层防护服密不透风,让人窒息,本想大口呼吸,结果84消毒液、过氧乙酸的气味又充斥其中,一阵一阵的眩晕不停袭来。我们四个人只能减缓走路的步伐,用简单的手势交流,互相打气鼓励。”回忆起当时的工作情况他们说道。

杂物清理完毕,浸泡消毒的同时,另外两人开始熏蒸消毒。首先把被褥、衣物,摊在室内事先搭好的绳子上,关闭所有门窗。根据室内容积,进行过氧乙酸浓度配比,然后用电炉煮沸进行熏蒸消毒。这个环节最难的是,进入到过氧乙酸蒸汽弥漫的房间,切断电源取出熏蒸用的电炉和烧杯,因为室内强烈的刺激性气味,根本让人难以进入,每次进屋拿到器具都需要迅速撤离,即使戴着防毒面具稍有延迟,也会熏得眼泪直流。而穿着笨重的防护服更加行动不便,汗水一个劲的往下淌,仅这一个步骤,这四个“壮汉”先后换了三人次才完成,每次从室内快速撤出都需要弓着腰,大口喘息一番,才能呼吸平稳。

经过两个多小时不间断的轮番上阵,当把最后一件需要清理的物品装入污物桶后,任务完成。他们四人互相消毒,当在事先开辟的洁净区按照顺序脱掉防护装备后,衣服已全湿透了,在零下几度的室外环境中身上都冒着热气,等到他们互相对视的时候都会心的笑了。

合力攻坚

病毒来势汹汹,一切都显得这么突然。疫情防控进入临战状态,区疾控中心这支经历了“非典”洗礼的部队马上作出回应,迅速启动了应急预案。

为了应对疫情切断病毒传播途径,1月29日,“应急消杀队”应声成立。成立大会上,环顾14人组成的消杀队伍,由60、70、80、90四个年代的人员构成,虽年龄不同但每个人都有着一种共同的目光――坚毅,“坚决完成任务”会上他们齐声应答,这是他们战而必胜的决心。

2月3日22点,中心下达了紧急集合的指令。只用了短短10几分钟,疫情应急机动队就迅速准备好物资、集结完毕。根据济南市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的要求,中心下达了 “两日内武汉返章人员全部完成核酸检测任务”的指令。返章人员众多、居住分散、单位车辆不足,面对这些实际困难同志们没有一个退缩,48小时内只休息了6个小时,顺利完成了全区18个镇街300多人的重点人员标本采集任务。

他们每次出现场,都要依次穿戴帽子、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防化服、防毒面具、长筒胶鞋、长袖胶手套,最后还要在防护服外再穿上一件可防化学物品腐蚀的黄色隔离工作服,所以大家称他们为“小黄人”。

“黄人”其人

“小黄人”颜柱,毕业于济宁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传染病与地方病防治科科员,是这次疫情处置消杀队副队长,负责协调二个消杀组的工作。平时他话语不多,但每次出声他都能说到点子上,凭借多年的消杀工作经验,他指导者每一位消杀队员,严格消杀规范,每次出征他都逐一检查每个队员的装备,收回的医疗垃圾他都要亲自清理并完成消毒。

“小黄人”史振林,章丘“疾控标兵”,退伍军人,他退伍不褪色,以一个军人特有的家国情怀和军人气质,延续着军人不怕危险、勇往直前、敢打能胜的优良传统。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时时处处发挥着主动担当、做好表率的先锋模范作用。他曾是抗击非典的先锋,他经历过利奇马水灾的洗礼,这次又冲锋陷阵新冠肺炎的阻击战,真正经受住了急难险重任务的考验。“只要能控制住疫情,所有的付出都值。”史振林说。

“小黄人”靳乐雨,民建会员,山东大学公共卫生专业硕士学位,章丘“疾控标兵”。这个经历过非典疫情、利奇马水灾洗礼和锤炼的“疾控老兵”,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无惧无畏,身先士卒冲锋在防控一线,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疾控人的初心和使命。当我区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后,他第一个举手申请担当入户消杀任务。入户消杀是十分危险的任务,要直接进入病人居室和病人用过的生活用具直接接触,一旦防护不好,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大男孩和他的伙伴就这样担当起了新冠病毒“终结者”的重任。

“小黄人”颛孙宁宁,中共党员,说起他的党龄,同志们都说宁宁的党龄比工龄长,他是副队长颜柱的大学同班同学,颜柱说“宁宁在学校的时候就是“红”人,早早就担任校学生会主席,同学里头第一个入党。”他老家是济宁人,因年迈的老母亲在家无人照顾,就把母亲接到了自己的身边,但是这个春节怎么也抽不出时间陪伴老妈了,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他深知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疾控工作者,这场战斗不能少了他,他主动请缨参加了消杀队,并且加入了章丘第一例确诊病人居家终末消毒四个“小黄人”得队伍里。两岁的女儿每次看到电视上穿防护的都喊“那是爸爸”。

后 记

你们可曾想到,在他们的队伍里,还有许许多多后方支援者在默默的为他们做着辅助准备,他们当中有年近57岁的队长李羡亭、身患糖尿病的孙亮亮,年幼孩子的母亲许海平、90后的李思、周承祥、李士超等等等等……他们在疫情面前没有退缩,所有困难都被忽略,整理行装再出征已成常态。

就这样,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出征,一次又一次的凯旋。里面有消杀队员的执着无畏,也有疾控这个专业团队的精诚团结。每次完成任务,人们都竖起大拇指:“你们真伟大”。刚入职一个多月的许海平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称赞伟大,这让我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我为能够加入这个团队感到自豪。”

自战“疫”打响以来,疫情处置消杀队现场消毒近百次,消杀面积数千平方米,配合检验人员采样400余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从全体消杀队员坚定的眼神中我们看到了必胜的信心,坚信通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必将成为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胜利者。

为我们的病毒终结者“小黄人”们加油!

领导说了

你点一个“在看

小编工资涨5毛!